漠爷

『矛与盾』

有色差真的很方啊……而且之后才发现还有最后一步没画……不管了不管了xx

P1  “你这里沾到糖了,这里。”
P2  “普.鲁.士.君……真的很冷啦……”
P3  大概是万圣节贺图?匆忙摸的xxx


『……提问。』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一个关于召唤的小脑洞

经验卡什么的虽然可以随便用但是会把强迫症逼出来啊啊啊啊啊!!!

【Chain reaction】

Chapter.2

虽然这一锅蘑菇汤没有任何调味料,一丁点儿油都看不到,但伊万吃的很满足,毕竟对一个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的人来说这新鲜的蘑菇已经是无上的美味。

这个游戏的真实度简直可怕,玩家不仅会感到饥饿,就连受伤的伤口都十分还原,痛感一般都是在安全的范围,高级的玩家才可以自行调控。

不过——

新的问题来了。

“诶——万尼亚…我们明天吃什么啊……”跟他个子差不多高的姐姐无辜地眨着眼。

“早知道就让哥哥多吃一点的…”娜塔莎低着头拧着她脏兮兮的破裙子。

“一篮子蘑菇都吃完了吗?”

“哦呀,万尼亚采的蘑菇很好吃没错啦,可是…可是有毒的也不少呢。下次要看清楚了哦。”

“诶?!!”原来有很多毒蘑菇吗?!他该不会吃了吧…

“不过姐姐把那些都挑出来了啦,万尼亚的表情真是夸张呢。”冬妮娅用勺子轻轻地敲了一下他的头,莞尔一笑,“身为姐姐可要保护好弟弟妹妹啊。”

“啊啊啊…”伊万红着脸转过了头,用咳嗽声掩饰着尴尬。

他终于体会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感觉是什么了,好了,他现在又得出去。

“哥哥…我也要和哥哥去!”
娜塔小跑到他身边扯着他的衣角不放。一双和他一样的紫眼睛幽幽地盯着他,他实在忍不下心拒绝。

“那…我们去教堂那边的小河吧,就当去放松一下,我们好久没一起出去玩了。”

“没问题。”

“啊啦,那么准备一下工具吧…万尼亚,你的小刀在吗?”冬妮娅拿着一根长长的树枝比划,“我们的那把刚才坏掉了,没有办法削树枝,真可惜…”

『把小刀给她』
『不给』

这又不是采集物资……怎么老是跟吃扯上关系……这个游戏也太执着于收集了…

【不给】

“唔…这是个问题呢,但我记得有草叉吧?那个可以用吗?”伊万把那根幸免于被“宰割”的可怜树枝从冬妮娅手上解救出来,拿在手上掂了掂。

“手感似乎不错的样子,不如把它当作挑水的好了。”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多亏了万尼亚呢~”冬妮娅雀跃地抱住他,把他按在自己硕大的胸部里。

“姐姐!唔…我快不能呼吸了…快……放开…”

“这可是姐姐爱~的拥抱哦☆”

『冬妮娅:好感度+15  人物真实度+10  经验值+80  目前等级:level.2』

为什么数值突然上升了…这也太奇怪了!

“切!我只要长成哥哥喜欢的大小就好了!”娇小的身影虽然被他们挡住,手却微妙地扯着两人的衣服。

给我放开哥哥!!

——————————————

“抱歉大人,这里实在是太过简陋了…但您放心,这里已经被里里外外打扫了三次了!绝对很干净!”

“没关系,有睡觉的地方就已经很不错了,打仗的时候环境比这艰苦不知道多少倍。”

“大人需要用餐吗?如果有需要…”

“啊,我现在还不饿,还是等晚上跟你们一起吃吧,我想先小憩一下然后在附近转转。”

“好的好的,有事请吩咐吧,能够给大人帮上忙真是荣幸之至!”那个仆人毕恭毕敬地向他鞠了一躬,带上门出去了。

基尔伯特把肩上的披风取下来挂在衣架上。拍了拍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坐到床边看着那标志着无上荣耀的白色布料。

“啊…累死了…”基尔伯特一头倒在床上,把那些身为骑士长的修养和烦人的规矩通通地抛在脑后。天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往泥潭子里拽,就像个傻帽一样,如果不去接的话没准再干几年他就能找借口辞去这个所谓的『骑士长』。当然是建立在被允许的情况下。

那些家伙不知道动手了没有…真是个烂摊子。

伊万找了个好地方,准备抓鱼。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多抓些卖出去,而不是吃掉,鱼会馊掉,而钱却不会,这没准能提高他们的生活档次。

“娜塔莉就在这里等我们吧?”冬妮娅摸了摸她的头,一如既往被躲开。

“啰嗦。”

伊万无可奈何地站在一旁脱袜子下水,他站在及膝深的水里一动不动,紧紧地攥着那根被削尖的树枝,对,没错,他又弄了根树枝,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应该把草叉给冬妮娅。虽然冬妮娅也没有说什么。

水下的影子轻轻移到脚边,伊万瞅准了时机,把树枝朝下狠狠一插——等他再次拿起树枝的时候,尖端的那头上赫然插着一条肥美的鱼。胜利者轻轻叹了口气,把自己脸上的水珠擦了擦。

“啊啦,万尼亚做的很好呢,像这样下去一定会好转的吧~”冬妮娅笑着说,在她转过来的时候,伊万注意到她的树枝上串了三条鱼。

“希望如此吧。”

如此类推,一个小时过后,他们的收获颇为丰厚,可是问题也来了,这些鱼已经活不成了,他们又吃不了那么多,该怎么办呢?冬妮娅似乎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望着地上的鱼发呆。

一声口哨声唤回了他们的注意力。

“劳驾~这些鱼能卖给我一些吗?”

一个有着银白色头发的青年站在教堂的房间窗上向他们招手。

『嘀——解锁新人物,开启支线。』

——————————————————

是的我终于发了…最近胡思乱想的事情有点儿多,不过还是码字了_(:з」∠)_原谅懒癌晚期患者的在下

【痴心妄想】


*异色出没,互攻,互攻!异色露普和常色普露,中篇,耀菊,米英。
*转世?大概这样的,魔法世界的设定×。
*有h,慎入。

【序章】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那个人浅金色的头发比阳光还耀眼,眸子比最纯净的天空还要蓝。

『你…是我唯一的光。』
「别开玩笑了。我讨厌你。」

只不过是污泥中的渣滓而已,杀了你,脏手。

「滚开。」

即使真的忍不住想靠近他。

“汝所想要之物,究竟是什么?”
『…我不知道。』
“…为何宁愿失去一切,也要如此?”
『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

如果再次遇到你的话,我们之中必须有一个要去死。

“…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们就那么回事。』
“你们发什么疯?”
『…他脑子有问题。』

【就算会被抛弃、被厌烦、被伤害、我也——想要和基尔在一起!!】

『愚蠢的家伙。』

【总比你伤害他好!!】

『明明,是你吧?可笑的家伙』

最好祈祷不要遇到我吧,神.明.大.人.

Chapter  one.

“唔…你在,干什么……”无欲无求的神明眼里出现了一丝茫然,脸上的红晕将他如牛奶的肤色显得更加诱人。
     “我在干.你。”恶魔用力地挺.入,让他破碎的呻.吟更加断断续续,被锁住的双手紧紧地捏着栏杆,疼痛和羞耻感交错着,让他的意识像身体一样粘稠。
“我亲爱的神明大人,是不是想更用力一些?”
“啊…”他咬住了嘴唇。
更疼了。
血从交.合处流下来,浸湿了堆积的衣物。

一堆看不清面貌的人拿着各种武器对着他,他们不停地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一片混乱。一个人挡在他的身前,好像在辩解着什么,对面的人并没有听,那个人的脸色明显变黑了,抽出了身上带着的漆黑色长刀。

不明的情绪将他吞噬,从未有过的烦躁蔓延开来。

然后,那个拿着刀的人,被刺穿了心脏。

你必须死。
烦死了。
况且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没遇到你的话,我还是那个「神明」。

都怪你。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的错。
不关我事。

愤怒,怨恨,恼羞成怒。从前一点点累积的东西,终于爆发。

“现在可以了吗?”

那些人安静了。

“可以了吧。”

“您…在说什么啊?!神明不就是应该斩杀恶魔吗?!”

“他们肯定是一伙的!他根本就不是神明!杀了他!他被恶魔迷惑了!”

“哦天哪!我的神明大人…真可怜…不敢相信…您居然被该死的恶魔迷惑了!!快醒来吧!”

“死得惨不忍睹啊。不过肮脏的恶魔就适合这种惨样!”

“看来你的方法不奏效。”魔鬼失去聚焦的眼睛盯着他。“我原以为你爱我。”

“我讨厌你。”

“讨厌得在我身下喘的不成样子比妓.女还要浪?真有趣。”

「…」

“你们的脑子都有病,果然是群冷漠的杂种。”

所有人都死了。

生命里耗尽的神明,消散在火光中。

「愿熊熊的烈焰燃尽世间污浊。」

只要我还醒着,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猩红的瞳孔,如黑曜石的头发。

“靠!
”基尔伯特从床上跳了起来,满头大汗。这已经是第三次梦到了这个场景。
一个不断地切换着各种场景的梦。
——光怪陆离。
最近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老是做这种梦…昨晚酒喝多了?基尔伯特烦躁地挠了挠头,掀开被子下了床。
“啊…如果不是做噩梦的话还可以再睡一会呢…”
阳光从外面洒了进来,一只小鸟在窗外鸣叫,那是契弗摩斯王国特有的鸟类,浑身黄不拉几圆滚滚的,很讨人喜欢,但是它们却只生活在皇家园林里,并且是自愿的——而非被迫关在那里。邻国加索尔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不然基尔伯特怎么可能舍得吓到这么可爱的小生灵,要说契弗摩斯的战神大人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有什么弱点的话,大概就只有这个听起来不可思议的爱好了。
没错,他喜欢可爱的东西,特别是小鸟。
“哟!你好啊!可爱的肥啾!”基尔伯特拉开窗帘对着树梢上那只胖胖的小鸟打招呼,就像不知道为什么它们总是在皇家园林里一样,(一般来说它们从不离开花园)基尔伯特自认为自己的身上有洗不掉的血腥味,即便如此,那只小鸟仍然会每天都飞过来站在同一个地方『眷顾』着一天到晚面对着一堆男人的他,要知道,这里可是边境。
它好像在等着什么。
基尔伯特并没有用食物或者什么来留下这只鸟,他开始打仗的时候,它就开始站在这棵树上了。
不可思议。
“嘿,大人,今天要去巡视吗?”一个有着蜜色头发的青年悄悄地打开了门兴致勃勃地跑过来,背着的手里拿着两只圆溜溜的苹果。
“你就那么想跑去看柯克兰伯爵?”基尔伯特痞痞地笑了。
“没有!”面前情窦初开的小伙子脸红红的,基尔伯特有种被闪到的错觉。
“如果喜欢的话就去追吧,那家伙也算不错的。”
“……”
“哈哈哈哈骗你的…喂,你什么表情,今天本来就要去那边帮助附近的村民解决问题,想见他就快点去吧,还有一场仗要打呢。”
“咔嚓。”阿尔弗雷德咬了一大口。“我还是自己吃吧。”
“你看,你这就放弃了,肯定追不到他的~”基尔伯特果断地下定论。
“唔胡素出去啊。”阿尔弗雷德转过身。
“把嘴里的东西咽了再说话!”

阿尔弗雷德冲他做了个鬼脸。

“你再试试?”基尔伯特拿着一只飞镖。
“……苹果真好吃。”

“大人…外面有一个人说要找您…”一个女仆在门口站着,等待着他的答复。
“……带我去看看。”

“你就是…那个要来找本大爷的人?”
“多多指教。”
基尔伯特眯起眼睛绕着他打量了一番,那个人默许了他的作为,并没有什么表示,事实上他从进来之后就站在那里的。
黑发,棕眸,水袖,长袍。
他身上穿的这种衣服是用丝之国的古法编制而成的,世间再也找不到如此精致的衣服。
因为那个国家已经灭亡了。

“丝之国的人?”

“……嗯。”

“为什么找本大爷?”

“助你一臂之力。”

“你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连刀都拿不起,你能帮本大爷什么?”

“我以为你很了解丝之国。”

丝之国,别名,术士之国。

“噗嗤。”从衣服来看,面前这个人的确是丝之国的。

“那个遥远的国家的确非常了不起,在炼金术的领域超出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特别是王室中人,但,在几百年前就被他们自己毁掉了,据说是连一个活人都没剩下。”

对方快速地眨了眨眼睛,抬起了头。

“滚出去。如果再看见你本大爷就砍下你的头!”基尔伯特最讨厌骗子,现在居然骗到自己跟前来了。

王耀没动,盯了一会儿基尔伯特的衣角。

“喂你听到…啊!你干了什么!”

阿尔弗雷德在一旁默默地目睹了全过程。
他简直不敢相信!
那个看起来连柴刀都拿不起的青年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点了基尔伯特的衣服!!
“不要以貌取人,如果你几百年不睡觉的话你也不会好到哪去。”基尔伯特这才注意到王耀的脸色有点憔悴,脸色甚至可以说是青白。
“开什么玩笑!能活到五十就不错了!真是的…”基尔伯特心疼地拍着自己的衣服,“你这个该死的江湖骗子!本大爷要杀了你!”
王耀突然把一个画着红色扭曲图案的黄色长条贴到了他的额头上。
“拿开!”
“你想怎么死。”
基尔伯扯掉头上的符咒,抽出了腰上的匕首指着王耀。
“本大爷情愿战死沙场!!”
“我在征求你的意见,这不是玩笑。”
“很不幸!本大爷要杀你也不是玩笑!”匕首闪着银光,很锋利。
“你想在雪地里冻死还是被最爱的人杀死。”
本大爷没有最爱的人!

“闭嘴!”

基尔伯特把匕首刺了过去

“胜利很重要吗?”王耀问他,抓住了基尔伯特的手腕,力度重的让基尔伯特条件反射松了手。

“嘁…本大爷从来没打过败仗!”
这次王耀沉默了。
“……我知道了。”许久他憋出了一句话。

你还是没变。

『他和那些不相干的人谁重要?』
『我跟他不是一路的。绝对不是。从来不是。』
『……你真冷酷…不,自私。』

无论问你多少次,你都是避开正确答案,选择最好的答案。

“一个月后请务必到边境去一趟。”王耀很“严肃”地说。
“……怪胎。”

————————————————————————

加索尔王国边境。

和契弗摩斯不一样,往年早已鲜花遍地的草原变得冰天雪地,毫无生意。素洁的雪地上什么也没有,飓风在呼啸,摧残着这片土地。
『只有向西才能活下来。』
伊万拉紧了衣领,跺了跺脚,脚却直接陷进了雪地里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不要让我失望。”
“在下测出的结果,就是这样的。”黑发褐眸的祭司面无表情地说道。“在下只是转述神的旨意。”

神根本就不存在。

伊万觉得很讽刺,如果神存在的话,不是应该让他们过一个安逸的新年么,结果还没到年末就开始出事了。契弗摩斯的东南部出现了一种可怕的现象——土地开始变黑,发出腐烂的恶臭,农田里再也种不出粮食,水源也被污染,疾病肆虐,原本温暖如春的国度,现在到处都天寒地冻——除了有祭司布下结界地王都稍微好一点,但其他地方的人们简直是生不如死。可怕的黑暗吞噬了这个美丽的国度,笑容不再,国王的眉头一天比一天紧,人们的哀怨声日渐增多。
走投无路之下,国王不得不向祭司大人求助。
于是就因为那个矮个子东方人的一句话,他带着军队来到了边境。
迷信不能拯救任何人。
他从来都不相信那个装神弄鬼的本田菊,一天到晚连一点表情都没有,自从他来到这里伊万就没见他笑过,就连这个「祭司」他都很怀疑。
本田菊是五年前突然出现在王宫的,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也不懂那个愚蠢的国王为什么选他做祭司。
不过他的预言很准。不是因为这个的话伊万早就拔剑砍死他了。
唯有向西才有活路。
     雪白的地上是深深浅浅的脚印。
可是西边只有棘手的契弗摩斯王国,那可是比这场灾难还要恐怖的存在。
不是因为别的,仅仅是一个人而已。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自从上战场就没有输过,一直被人们视为战神的存在。就连他也只是听过名字而已——所幸他们没有交过手,这位基尔伯特的剑下亡魂多得数不过来。

『红瞳比血还要艳丽,头发比剑尖闪烁的光还要银亮,战斗的身姿比猎鹰还要敏捷!冬之女神给予他勇气,雪之精灵为他歌唱;我亲爱的守护神,请一路平安,我们等着你的凯旋!』
耳边似乎响起了人们为他作的赞歌,字里行间无不是对他的疯狂崇拜,简直像狂信者。

可笑至极。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人的话,那么有着银发红瞳的人一定会被当作异类烧死。

美其名曰:『净化』

军队只剩下几百个人了。

伊万让他们原地休息,自己到周围“散心”。

走了一会儿,他踩到了一个东西。

一件披风,还有披风下的一个人。

一个有着雪一样的白发的青年。

“布拉金斯基大人,如果在路上遇到特殊情况的话,请按照平常人的思路解决。”

把疑似敌军首领的人砍死算不算平常人的思路?

算了,还是别管了,让他自生自灭吧。

雪地里有冻结的血液。一块连着一块。

伊万想了想,然后蹲了下去,即使这家伙的脸埋在雪堆里,伊万还是耐着性子把他翻了过来,然后打量着这只白毛。除去脸上的的血渍应该还看得过去,但是从他的五官特征可以看出他不属于加索尔的任何一个种族。

别真是那个家伙,他怎么到这里的?

风又开始刮了,大块的雪粒砸在伊万的脸上。

他伸手去摸了摸。
还有体温,活的。
伊万把他拽起来,背在背上,用斗篷盖住了基尔伯特的银发,朝着驻扎地走去。
     “布拉金斯基大人?他是…?”一个士兵上前询问道。
     “散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人,看他还是活的,就带回来了。”
     “诶?”
    “帮我打点热水来吧。”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战利品。
 

























如初见之时

露普日贺文,一个微h的段子,本来发了的但是被屏蔽了_(:з」∠)_所以戳这里吧https://m.weibo.cn/5872925621/4115055194842512

【Chain reaction】 一些设定×

考虑到这篇坑的设定很迷,大家看文的时候有可能会懵【被打 
所以在这里补充一些东西×【其实有剧透成分……

*游戏名为『Virtual  life』,系属一款大型休闲游戏,特殊情况下会与军方同时用一平台,用来测试战士水平等。(即各种不同的游戏模式)可多人联机,由GX公司集中各界精英全力研发,最终解释权归其所有,但最高权利系属创始者。(这个世界的设定是科技很发达。)

*玩家注册账户时没有特定账号限制,有基本信息即可。

*系统会根据玩家提交的资料来选择语种,一般由GPS定位,如果遇到与提交的资料不符的地址会向玩家申请更改。

*游戏会自动随机抽取场景、身份、来匹配任务,在冒险游戏中会屏蔽玩家,与NPC一致。状态栏可在存档后进行查看,游戏中的『一天』相当于现实中的『一小时』。

*游戏当中遇到选项会自动存档,也可手动删除存档,在开启支线的时候可以读档,系统默认遇到每个人(玩家和NPC)都会触发一定的对话或场景,高级玩家若想屏蔽,则可开启忽略模式,除可触发自己选择的支线剧情之外的人物对话都会忽略。

*一般情况下(下线时)玩家可加好友(如果是冒险模式或者隐私模式则不可以),特殊情况下(特指任务型服务区)会暂时屏蔽玩家记忆以免影响游戏运行,高级玩家可适当解除屏蔽。

*存档可用三次,在游戏中死亡(实感设置默认值为60%,安全值是40%,高级玩家可自行调控)可用存档进行恢复,无存档或游戏通关/结束时将自动退出游戏。若三次过后仍无法过关选项将会随游戏难度而变化。(军方的则没有这些,仅仅是对战模式。)

*其他的想起来再码或者在文里补充。

【Chain reaction】 Chapter.1

第一章  『黄昏之约』

『姓名:伊万.布拉金斯基,请玩家核实身份。』

“……”

『请核实身份。』

“……是?”

『身份确认,已开始分配角色,请耐心等待。』

『分配完毕。任务:安全到达王城。』

安全到达王城…?什么啊…

——————————————

几个青年对他拳打脚踢,口吐秽语。

『是否还手?』

「还击」
「沉默」

【还击】

“…喂,我说,够了吧。”

地上的人爬了起来,高高的衣领遮住了他稚嫩的脸,一双快要沉的像墨水的紫眸闪着异常的光。

“玩闹到此结束啦,我还要回家呢。”

“看看!这小子要咬人了啊~喂,流浪狗,如果你跪下来求我的话我就让你回去,但是…你得把你的姐姐喊来,如何?很划算吧?”

啊啊。
第二次了呐。

“首先,姐姐是个很温柔的人,我不想给她带来麻烦,再者…”伊万举起了紧握着的拳头,朝对方的脸给了一拳,“我不是流浪狗,你们太无理啦。渣滓。”

“伊万!你!”他的脸因痛苦而扭曲着,鼻子流下了血,看起来既可怖又滑稽。

“如果再对我的家人说一些不尊敬的话我会采取一些小小的措施哦。”

“看我不…”

“嘿查尔斯…你冷静…这家伙的帐我们慢慢算…‘那边’来人了!我们先走!之后…”旁边的人给他使了个眼色,又在查尔斯耳边说了什么。

伊万微笑着看着他们。

一堆可怜的小丑。连自己的意识都不配拥有。跟他们计较也没什么好的,速战速决为上。

“切…!我们走!”查尔斯和那几个人跑远了。

『人物真实度+5  生命值-3  状态:良好』

该回家了。

他在草垛里把刚藏起来的蘑菇一个一个地捡出来,摆在那个脏兮兮的篮子里,挎着它。

橘红色的阳光下,略显虚弱的影子摇摇晃晃地挪动着,朝着一个方向坚定地走去。

那是,他的『家』的方向。

破破烂烂的矮房子更本遮不住什么,值得庆幸的是最近没下雨,而且房子挺坚固的,他们就搬到了这里面。对于他们这些贫民来说有能睡的地方就很幸运了。

“哦呀?回来了吗?辛苦了啊。”冬妮娅笑着迎接他,接过他手上的篮子。然后把他拉到了“桌子”边坐下。

“娜塔莎今天稍微有点…低落呢,陪她说会儿话吧…万尼亚。”

听着她轻声的叮嘱,伊万意识到了什么,他点了点头,把视线转到了娜塔莎身上。

“怎么了吗?”伊万摸了摸她的头。

温柔的嗓音让她似乎不那么沉默了,她小声地嗫啜着。

“…那些人…想脱我的衣服…我不肯…然后就把那个人的手咬出血了…”

“什么?!”伊万皱紧了眉头,原本他以为这次娜塔是听到了什么闲言碎语亦或者被别人嘲笑,现在看来,事情的严重性超乎他的想象…

不。根本没有超出,这是这个游戏的『剧情』。

该发生的,全都躲不开。

「娜塔…那些人太过分了…我给你一样防身的东西…」

『提示:将失去道具“母亲留下的生锈的小刀。”』

「……沉默」

上次就栽在这里了呢…

伊万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抱住了娜塔莎,用力地拥抱着她,仿佛他永远都不会离开她,保护着她。

“哥哥……”娜塔莎在他怀里哽咽着,伊万看着她铂金色的发顶,慢慢地拍着她的背。

“娜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相信哥哥吗。”
“娜塔相信哥哥……会好起来的…”

“啊啦,蘑菇汤好啦,万尼亚~娜塔莎~可以过来了哦。”冬妮娅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端着一锅盛满了蘑菇的汤。

“呜哇…闻起来好像很好吃呢…”

“如果哥哥想多吃一点娜塔可以把我的那份让给哥哥吃!”

“哎呀呀……”冬妮娅捂着嘴笑了。

——————————————————

这个是有支线(平行世界)的_(´ཀ`」 ∠)__ 以后有时间把支线的打出来×